4008-929-599
微信保利和品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欢迎进入保利和品!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 >   新闻中心   >   行业资讯

日本认知症照护新模式:最好的服务,不是无微不至,而是打开人的“开关”
发布时间:2019-7-12   浏览量:689

       什么对失智者(认知症病人)与家属来说,才是幸福?「葵照护Aoi Care」是日本知名的照顾组织。创办人加藤忠相致力于打造能让长者自立支援的社区照顾模式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不上锁、没有围墙和时间表的机构中,失智的长者也能保有生活的乐趣与尊严。

 

       人一旦失智,就会失去照顾自己的能力吗?一个失去记忆、连儿女都认不出的人,还可能自行下厨、做家事,甚至照顾其他孩子吗?

 

       在日本葵照护(Aoi Care)所经营的机构中,失智的爷爷、奶奶不仅不需要卧床,还可以开杂货店、为大家准备午餐、和社区的孩子们一起做点心。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,即使失智,也不必放弃身为人的乐趣与尊严。

 

http: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90712/b2e92fb498464e0280bb719369db9f82.jpeg

 

       葵照护创办人加藤忠相,致力于打造一个让长者能自立支援的社区照顾模式。他所打造的创新照护模式不仅在2012年获得「第一届神奈川福祉服务大赏」,故事还被改编为电影《照护人,有你真好》,深获好评。

 

       今年45岁的加藤忠相,在25岁那年创办葵照护。自行创业的契机,起因于大学毕业后在老人照顾机构工作的一段冲击经验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本来以为,照护机构是跟老人喝茶、聊天的地方。但实际进去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

       加藤忠相回忆,在他所工作的照护机构,长者们的生活必须按表操课。几点起床、几点吃饭,全都有规定。最让他惊讶的是,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是固定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大家想上厕所的时候反而不能去,当然会尿出来!”。他指出,机构为了方便管理,要求长者必须包尿布。如此一来,长者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失去了。“我不觉得老人就是可怜、需要被照顾。老人不只是这样而已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没有围墙和时间表的机构,

 

       每个人都可以活得像自己

 

       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葵照护,营运单位包括提供住宿的团体家屋、3家结合日照中心、居家照护服务等功能的小规模多机能型机构。365天,24小时都有人值班。

 

       日本和台湾一样,第一线的照护人员常面临照护工作繁重、流动率高等问题。但有趣的是,这个问题在葵照护并不存在。“我们的员工是用脑工作,不是用体力。”加藤忠相说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葵照护,工作人员绝不会限制长者「这个不能做」、「你应该怎么做」。基本上,长者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:

 

       每天早上,有人4点就起床,也有人10点还在赖床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「任务」,可以是煮饭、种菜、做木工等。机构里还有一个杂货店,由失智奶奶招呼客人,社区的小学生会来吃零食、帮忙算钱。

 

       天气好时,老人们也会相约去赏花,或者来个一日小旅行。加藤忠相举例,机构里有位奶奶,过去是在银座工作的职业妇女。即使必须坐轮椅,她仍会特地从神奈川县搭一个半小时的车,回银座看最喜欢的歌舞伎表演。

 

       加藤忠相强调,在葵照护,长辈绝不只是被照顾的人。人的记忆分为情节记亿、语意记忆和程序性记忆,失智会破坏前两种,使人忘记自己做过的事、想不起他人的名字。但是,程序性记忆却会被身体牢牢记得。想不起儿子脸孔的奶奶,却依然可以熟练地使用菜刀、准备三餐。他们能做的,比我们想象中更多。

 

http: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90712/2a57c968836b4e0d840c95d39880aed7.jpeg

       最好的照顾,

 

       是打开每个人特有的“开关”

 

       每个长者进入葵照护时,照顾人员都会根据他的性格、经历、生活环境,拟定个人化的照顾计划。表面上看起来,这样的照顾方式耗时费力。但加藤忠相说,这是找到长者「开关」的方式——掌握照顾这个人的要领,之后的照顾工作不仅会变轻松,甚至可以让长者反过来帮助工作人员。

 

       他举例,3年前有位奶奶,在医院里一直无法进食,体重瘦到只剩35公斤。医师也警告,若状况持续,奶奶很可能会倒下。

 

       起初入住葵照护的团体家屋时,奶奶双颊凹陷,非常没有精神。工作人员调查之后发现,奶奶曾住在福岛乡下,喜欢爬树、摘柿子来吃。刚好,家屋的院子里就有一棵柿子树。工作人员带着奶奶爬树、吃柿子。重温过去的回忆,也恢复食欲。奶奶住进团体家屋已满3年,如今饮食状况非常良好,和当初判若两人。

 

       还有一位80多岁、独居失智的奶奶,因为在家中囤积垃圾被邻居关切。她拒绝让人协助打扫,身体也因没有洗澡而散发出异味。葵照护的工作人员没有强制她住进机构,而是每天前往访视,让奶奶产生「这群人很和善」的印象。

 

       取得信任后,工作人员拜托奶奶:「我们要去参加社区清洁活动,能不能请您帮忙?」完成打扫后,又告诉奶奶:「流了这么多汗,要不要去洗澡?」如此一来,便成功解决了清洁问题。工作人员也拜托邻居,提醒奶奶该倒垃圾的时间。连结社区资源,也减少奶奶对照顾的需求。

 

       风险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

 

       不需要因噎废食

 

       让长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会不会很危险?加藤忠相说,他也曾遇到家属为了减少失智长辈的行为问题,要求让长辈服用镇定剂。当然,葵照护的工作人员一定会拒绝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让失智的人吃镇定剂,就像开感冒药给骨折的人。”加藤忠相指出,长照的目的,是尽可能让被照顾者以自己期望的方式生活。镇定剂也许能让长辈的情绪平静一时,却无法真正解决问题,甚至因为欠缺活动导致能力退化。

 

       他认为,人活着一定有风险,不需要因噎废食。在葵照护,长辈可以拿菜刀做菜、用滚烫的热水泡茶。工作人员该做的不是禁止他们,而是思考适合他们的操作方式。例如,长辈不熟悉有热水锁的新式热水壶,工作人员就帮他们准备按压的款式。如果有失智长辈想出门,工作人员也不会锁门,而是陪他们一起去散步。

 

       也有人质疑失智者无法控制情绪、会出现攻击行为,怎能让他们随意外出?加藤忠相强调,失智者绝不会无故攻击他人。出现行为问题,往往是因为他们被强迫做不想做的事情。“如果你被关在封闭的环境,想出去却没人理你,你也会想大吼大叫吧”处在没有约束、舒服的环境,失智者的心情会更平稳。

 

       成立20年来,葵照护几乎没有接过客诉。不论是长者或工作人员,大家都是在开心、有爱的环境下生活。加藤忠相笑说,还曾有员工生完小孩后隔周就回来上班。理由是待在家里太无聊了,不如在机构里有经验丰富的爷爷、奶奶会帮忙带小孩!

 

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失智者的家属都希望家人幸福。但幸福不一定是住在豪华的机构,或有人24小时无微不至的照顾。”加藤忠相说。

 

       即使失智,也能活得像自己。按照自己的意志,努力活到人生的最后一天,才是真正的幸福!

 

 

(文章来源:50plu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