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8-929-599
微信保利和品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欢迎进入保利和品!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 >   新闻中心   >   行业资讯

拒绝子女照顾,为何瑞典老人更愿意去养老院?
发布时间:2018-12-6   浏览量:167

       瑞典是北欧最大的国家,早在20世纪时,瑞典就已形成为一个福利国家,就开始了老龄事业的探索和实践,并构建成了世界著名的社会福利体系和老龄事业体系。

       瑞典人不将老年照护的责任托付于家庭或亲人,而是归属于"国家"。在这里,很少看到"三代同堂"的景象,老人们也不愿意搬去与子女同住,他们多半喜欢保持独立和自主,就算伤病残者需要帮助,多半也是依赖国家提供的照护服务。他们认为,这是生命的尊严。

       国家在长期照顾中,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

 

       目前,瑞典全国已有近14万名65岁以上老人选择在家养老。但相较171万的老年人口,在家养老的比重并不大。大部分老人的第一选择仍是养老机构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大多数瑞典老人的养老支出都由政府补助。

       2010年,瑞典的养老支出为959亿瑞典克朗(约合917亿人民币),其中只有 3%由老人自行承担。每个老人需要支付的医疗保健费用,则根据工作时缴纳的个税具体计算。

       2012年,瑞典平均养老金为每月每人 15500 瑞典克朗(约合人民币 14831元)。老人如果选择住进养老院,每月支出一般不会超过养老金的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   在瑞典,想要有个舒适有尊严的老后生活不是问题,国家的长照制度完善,让瑞典老人能保持独立和自主。

 

实例


Danvikshem 养老院

       Danvikshem 是一家位于斯德哥尔摩的普通养老院。入住这里的每位老人,每月总支出由三部分构成:基本床位费 3350 至 5400 克朗不等(由宿舍条件决定)、服务费用(约占每个人养老金的 10%,封顶 1670 克朗),餐费每天 120 克朗,每月总支出占养老金收入比重不到 70%。

 

Silviahemmet 老年人日托中心

       Silviahemmet 坐落在王后岛东北角,可俯瞰梅拉伦湖,地理位置极佳,主要接纳对象为老年痴呆症患者,采取预约制,每天接待人数不超过18人。该日托中心由瑞典王后希尔维亚创立的 Silviahemmet 基金会投建,后者为非营利组织,致力于推动老年痴呆症相关教育与日常护理服务。

       这里的日托费用比 Danvikshem 养老院昂贵许多。超过 65 周岁(含)的患者,每人每天的护理费为 1000 克朗,未满 65 周岁的患者为 1200 克朗。但病人无需支付任何费用,所有费用均由 Silviahemmet 基金会和政府共同埋单。

       日托中心会通过朗读、合唱、制作糕点、等活动使老人们放松心情,愉悦身心,提高他们和家人的生活质量。

 

       公寓式照顾 尊重个人隐私和尊严

       瑞典的长期照顾没有年龄的限制,个人可申请下列三种服务,实际通过与否须受政府评估。长期照顾服务基本上有三种:

       居家照顾、服务之家、完善照顾之家。


       居家照顾以总小时计价,就服务标准的计价区间举例来说,每月11~25小时区间的服务需要付出994克朗;每月26~40小时区间的服务需要付出1372克朗;41~55小时区间收取1558克朗。政府订有付费上限,超过56小时的服务,皆收取1780克朗。照服员服务的内容包括个人服务、打扫屋子、煮饭买菜、陪诊等等。


       服务之家适合仍有中度自主能力的申请人入住;完善照顾之家适合需要24小时照顾的申请人入住。特别的是,就算最严重缺乏自主能力的申请人,服务之家或完善照顾之家皆是让他们以"公寓"的概念入住,提供私人厨房和浴厕。


       社会对这些机构整体的概念是"去污名化"的,认为这些公寓是申请人们以租赁的方式入住,并非接受国家救济或施舍。服务之家包括主卧和客房、厨房、卫浴和客厅,租金大约每月4000克朗;完善照顾之家空间较小, 大约30平方公尺,但仍配有私人厨房和卫浴,每月租金大约5000∼6000克朗。入住服务之家的申请人需要居家照顾时,仍须以服务标准计价区间计算;入住完善照顾之家的申请人则不须额外支付。

 

       入住这些公寓的好处是,申请人可以在这社区中享有集体但独立的生活,这些公寓除了设有警铃等安全设施之外,并有完整配套,服务之家的照顾员并非24小时待命,但可以在短时间内到达;完善照顾之家随时有照服员。两者皆设有共同活动中心以及餐厅。申请人可以到活动中心与其他人交流,也不需要自己动手料理三餐。

 

       科技的进步正在不断提高瑞典人在家养老的可能性。不少科技公司与高校正源源不断地研发出各类创新产品,以解决在家养老人群的护理问题。


       早晨,一位瑞典老太太正在家中喝咖啡,这时一台设备的铃声响起。这台设备与人同高,细长的支柱顶端连接着一个显示屏,老太太能够通过操纵遥控器来移动该设备,在屏幕上看到护士的脸,并和她实时对话。

       这台移动设备叫做"家庭访问者",由瑞典长颈鹿公司专门为独居老人设计。这种移动远程监控装置,可以使老年人通过网络虚拟访问另一个地点,从而与他们的生活圈保持联系;同时不必住在养老院,而是在家里独立安全地掌控自己的社交生活。"这类设备还可以和家庭成员间实现信息实时共享。

 

       国家高成本投入 趋向公办民营缺失浮现


       瑞典长期照顾的经费来源主要来自于各地方政府的税收。

       根据“国家健康与福利委员会”(Socialstyrelsen)最新的资料,上述三项长期照顾整体支出在2014年达1090亿克朗,占GDP比例约2.8%,是2015年度国防预算480亿的两倍多,与其他欧盟国家相比,如意大利长期照顾约占GDP的0.8%,可说是投入相当高的成本。

       至于整体使用率方面,80岁以上使用居家照顾者占23%,使用服务之家和完善照顾之家者仅占13%。国民不滥用国家提供的服务,让大部分的瑞典老人仍希望保有独立且有尊严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由国家包办长期照顾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,在2012年新法通过之前,因为空间与成本考量,申请人与其家属无法同住。2012年后虽然申请人的家属可与申请人同住,但仍有许多无法按照理想分配而造成的问题, 且获得公寓通常需要经过非常漫长的排队等待时间。

 

实例

       2013年在北雪平市(Nor rköping)曾发生一对91岁、在一起生活了70年的老夫妇,老太太获准入住服务之家的单人套房,老先生申请后虽也可入住,但却不能在同一间双人套房,而是被分配到机构里的另一间单人套房,且须经过漫长的等待时间。他们的孙女向媒体揭露这项事件,认为活生生拆散他的祖父母非常不人道。

       此外,瑞典的长期照顾亦有公办民营的趋势,资本主义“将本求利”的思维逻辑渐渐入侵“以人为本”的思考逻辑。

 

实例


       2011 年曾爆发"尿布丑闻",在完善照顾之家的护士被要求在为病患换尿布时必须先秤重,尿布的重量必须达到一定标准才可以更换,这件丑闻引发公众挞伐。左派政党曾抛出是否禁止这些民营机构营利的法案讨论,但至今尚未获得共识。


       减轻政府负担的关键角色

   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对大部分身心健康的瑞典老人而言,养老金并非他们全部所得。

 

实例


       当地有一家老年人力中介公司 Veteranpoolen,致力于为计划发挥余热的退休老人和需要家政服务的家庭提供桥梁,这里的家政服务费用平均低于市场价50%,其余50%由政府补贴,结果是双赢的:增加退休老人收入的同时,也降低了家庭支出。“


       目前,Veteranpoolen 在瑞典拥有35家分公司,6000名老人登记在列,主要业务涉及园丁、保姆、装修、财务四大类。加入该公司的老人可根据自己的专长与特点选择不同的工种。

       不论是在家养老、移动医疗的发展,还是私人基金会及老年就业市场的成熟,都在不约而同扮演着减轻政府养老负担的关键角色。但高居不下的老龄人口比重、昂贵的公共养老支出,仍然是瑞典社会面临的两大问题。但北欧依然是养老制度改革的先驱,为其他国家和地区做出示范。

 

文章来源:台湾长期照顾关怀协会